1. 首页
  2. 戏曲唱词大全

京剧《宝莲灯》唱词剧情剧本去下载

京剧《宝莲灯》唱词

京剧《宝莲灯》剧本
京剧《宝莲灯》剧本

《宝莲灯》又名《二堂舍子》、《打子放逃》

京剧《宝莲灯》主要角色

刘彦昌:老生
王桂英:正旦
沉香:小生
秋儿:小生
秦灿:净

京剧《宝莲灯》剧情简介

罗州州官刘彦昌有二子,一名沉香,一名秋儿,弟兄甚友爱。一日在塾中读书,因细故忿争,误将秦灿之子秦官保打死。二人归告父知,刘彦昌大骇。细诘二子,沉香直认不讳,秋儿亦挺身自承。刘彦昌继请夫人王氏出,一同再三盘问。二子仍各自承如初,皆愿往秦府偿命。惟沉香为刘彦昌元配所遗。相传沉香母死后,已为白蟒山圣母。秋儿则现在王氏夫人亲生。以是笞责诘问之时,夫人顿触动母子之情,不免心疼手软,刘彦昌即责其有心袒护。然刘彦昌因沉香系无母之儿,故意在格外护持,亦不免过于怜爱。夫妇二人,几至伤情。幸夫人贤惠,卒听刘彦昌将沉香由后门放逃,独携秋儿赴秦处自首偿命。秦灿遂将秋儿乱棍击毙,实则系沉香正凶也。

京剧《宝莲灯》注释

此剧须生、青衣均重做工。中间叫头甚多,描摹父母爱怜不忍、弟兄友睦相爱之状。实至详尽,足使人见之泪涔涔下也。

京剧《宝莲灯》唱词

【第一场】唱词

(刘彦昌上。)
刘彦昌(白)吓!
(念)乌鸦喜鹊同噪,吉凶事全然不晓。(沉香、秋儿同上,同哭。)
刘彦昌(白)吓!我把你这两个小奴才!想是在南学不用心读书,被先生责打,回得家来,为父的也要打。沉香、
秋儿(同白)哎呀,爹爹吓!孩儿在南学攻书,一时失手,将秦府官保打死。
刘彦昌(白)你才怎讲?沉香、
秋儿(同白)将秦府官保打死。
刘彦昌(白)哎呀!沉香、
秋儿(同白)爹爹醒来。
刘彦昌(二黄导板)听说是二姣儿打伤人,
(三叫头)沉香!秋儿!儿吓!
(二黄摇板)唬得我三魂少二魂。
回头便把姣儿问,
哪一个奴才打伤人?
沉香(白)是孩儿打死的。
刘彦昌(白)哦,是你打死的?
沉香(白)是。
刘彦昌(白)好好,近前来。好奴才!
(二黄摇板)大骂无知小沉香,
敢在学中把人伤。
手拉姣儿秦府往,
秋儿(白)吓,爹爹哪里去?
刘彦昌(二黄摇板)去到秦府把命偿。
秋儿(白)吓,爹爹,秦府官保,乃是孩儿打死的。
刘彦昌(白)好好,近前来。好奴才!
(二黄摇板)大骂秋儿小畜生,
敢在学中打伤人。
手拉姣儿出府门,
沉香(白)爹爹哪里去?
刘彦昌(二黄摇板)去到秦府把命倾。
沉香(白)吓,爹爹,秦府官保,乃是孩儿打死的。
秋儿(白)乃是孩儿打死的。
刘彦昌(白)哦,是你打死的?
秋儿(白)是儿打死的。
刘彦昌(白)哦。是你打死的?
哎!看他二人,分明是兄不扳弟弟不扳兄。
儿吓,为父的到想起一辈古人来了。你们席地而坐,听为父的道来。沉香、
秋儿(同白)爹爹请讲来。
刘彦昌(念)伯夷叔齐二贤人,推位不肯掌龙廷。兄让弟来弟不允,弟让兄来兄不担承。
首阳山前俱饿死,
(白)沉香,秋儿,
(念)儿要比古人难上难。
(二黄慢板)伯夷叔齐二大贤,
推位让国坐龙廷。
兄让弟来弟不允,
弟让兄来兄不担承。
一个打从前门走,
一个逃出后宰门。
弟兄双双无投奔,
首阳山前命归阴。
(白)吓!
(二黄原板)我本当带沉香秦府去偿命,秦府偿命,奴才吓!
想起了三圣母送红灯。
我本当带秋儿秦府去偿命,秦府偿命,奴才吓!
二堂内还有那王氏桂英。
左难右难难坏我,(沉香、秋儿同哭。)
刘彦昌(白)哦!
(二黄原板)后堂内请出了儿的娘亲。沉香、
秋儿(同白)有请母亲。
王桂英(内二黄导板)听说是二姣儿一声请,(王桂英上。)
王桂英(二黄慢板)后堂内来了我王氏桂英。
站立在屏风后用耳细听,
刘彦昌(白)咳!看你这两个奴才,怎生得了吓吓!
王桂英(二黄慢板)又听得他父子大放悲声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redmoo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ina144.com/2403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客服

如果您在下单中遇到任何问题均可扫描上面二维码联系客服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