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刘墉回北京》唱词

万岁爷要不准我的本,
辞官不做我回家中。
从今后再不问朝中事,
落个百姓一身轻。
皇府金殿施下礼,
参见万岁有道龙。
6、
(刘墉)
万岁爷讲此话呀礼太重,
为臣我受大礼如此不恭。
走上前来施下礼,
我亲扶万岁爷坐到九龙亭。
扶万岁打坐在九龙位,
为臣我背过脸来暗想情。
我若是讨圣旨去搜国舅府,
国舅的小妹妹坐着院西宫,
又牵连万岁爷一盘龙!
我若是金殿上讲出口,
万岁爷他必然动怒容。
我再说不为万岁的面,
一次一次我太绝情。
今一天若不把此事讲,
那国舅他以后必然更凶。
皇府金殿上施下了礼,
臣有本奏主公听。
为臣归京回来转,
大风刮走宝锁绳。
(乾隆)
刮走了宝贝王不怪,
王不埋怨刘爱卿。
(刘墉)
多谢万岁恩情重,
为臣还有别事情。
(乾隆)
爱卿有话只管讲,
讲来为王我听听。
(刘墉)
那宝锁落在国舅府,
万岁爷传旨意我去找绳!
7、
(刘墉)
在金殿我领了圣旨一轮,
领人马我去搜尔府门。
国舅府他要有我的绳锁在,
老奸臣他必然害过人。
手拉着奸贼把殿上,
咱同着二主爷把理来分。
咱论论国法不论人,
铜铡要分尔的身!
国舅府要没有啊,我的宝贝在,
万岁爷他不会再容忍。
万岁爷他要是心恼恨,
刘三秀,这一回大祸要临身!
这话儿虽然是这样来讲,
但不知此事可能顺心。
搜出来,占三分,
搜不出来可占三分!
既然间金殿上我也领了旨,
不论是生死,进府门。
既是这干国忠良将,
虽死美名落百春!
张成这刘安啊,咱把府进。
马前的校尉您听在心,
进府门先给我四下里找哇,
仔细找可有他害的人!
8、
(刘墉)
见人头不由我心中气愤,
我这阵阵怒火涌上心。
在此府下我开言问,
你是哪来的女钗裙。
(公主)
俺来天朝把宝进,
他害驸马命归阴。
(刘墉)
他害驸马为何故,
你对俺家说原因。
(公主)
害驸马他为的昧国宝,
他还要与俺配成婚。
(刘墉)
国宝他昧的哪一件,
(公主)
老龙金丹他府下存。
(刘墉)
干柴只把烈火引,
怒火上升我气炸心。
抬头观见何国舅,
你可算祸国又殃民。
带人证和物证把殿来上,
看一看乾隆主怎把理分。
9、
(乾隆)
刘墉搜宝未回转,
倒叫为王挂心间。
落车辇打坐在皇府殿,
(刘墉)
只来了刘墉一品官。
何国舅不光是杀人犯,
他把国宝也留在府里边。
人证物证一件件,
他再想推脱万万难。
万岁一定要秉公断,
除奸臣正国法理所当然!
(乾隆)
又听刘墉讲一遍,
把国舅斩首理当然。
为王我赐你旨一卷,
(何妃)
娘娘我拿本上金銮。
我兄长犯罪本该斩,
念小妃讲人情把他容宽。
(乾隆)
转回身来开言便,
说与皇兄听心间。
梓童她把人情讲,
是赦是杀不好言。
千不念,万不念,
念起他是皇亲你把他容宽。
(刘墉)
何国舅犯法你把情讲,
万岁爷你当知国法重如山。
搜国宝是你传的皇王卷,
俺二人打手击掌在金銮。
君无戏言怎改变,
怎能把国法颠倒颠!
(乾隆)
皇府金殿来狡辩,
大胆妄为你顶君言。
为王的江山由得俺,
不准你刘墉来阻拦。
为王传下皇王卷,
赦国舅免一死回家种田!
(刘墉)
大清国里有法典,
杀人偿命理当然。
何国舅身上有人命案,
怎能赦他回家园。
你就是不传皇圣旨,
我也要铡他个犯法男。
您只把何国舅用绳锁来连,
(何妃)
上前我把刘墉拦。
这是万岁的赦旨卷,
你抗旨不遵为哪般;
刘墉抗旨罪非浅,
论国法也该问刀悬!
(刘墉)
说什么抗旨罪非浅,
谁是谁非天可鉴!
把圣旨我还到龙公案,
我要铡国舅这犯法男!
把国舅您用芦席卷,
午门以外铡口填!
放炮三声把铡按,
刘三秀为大清我又除奸!
(乾隆)
抗旨你把国舅斩,
为王不要你烈性官!
一通圣旨打下殿,
削职为民去种田!
(刘墉)
为大清我一次再次身遭难,
赤胆忠心我报国难!
愤愤难平我下金殿,
纵然是我丢了官去我心中安然!!!
附:乾隆(郭志成)一段唱:
龙凤车辇出深宫,
旭日高照有道龙。
孤王我登了基天下一统,
乾隆盛世民安宁!
皆只为刘墉居官傲性,
铡太师铡爱妃其罪非轻。
为王传旨把他斩,
怎奈国母娘她不依从。
不能斩来把他贬,
我命他差级坐南京,
我命他差级坐南京!
刘墉他在南京仨月整,
铡贪官办污吏扫除奸佞。
似这等忠良臣孤王还要用,
国母娘传懿旨诏他进京。
但愿他回京来能改秉性,
但愿他回京来辅佐大清。
但愿他回京来不与我作梗,
但愿他回京来携手共同盟。
金钟响打坐在金殿等,
单等着文武臣参见主公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