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戏曲唱词大全

京剧《红鸾禧》唱词 戏词 剧情 全剧 剧本去下载

京剧《红鸾禧》剧本

京剧《红鸾禧》戏词
京剧《红鸾禧》戏词

《红鸾禧》又名《棒打薄情郎》

京剧《红鸾禧》主要角色

金玉奴:旦

金玉奴:旦
莫稽:小生
金松:丑
二杆:丑

京剧《红鸾禧》剧情简介

临安有丐头金大,平日节衣缩食,薄积家私;所生一女,名玉奴,才貌出众,爱如珍璧,拟招赘读书种子,以光门楣。适有秀才莫稽,贫寒落魄,金遂婿之。莫入赘后,衣食无虑,专心攻读,不数年一举成名,职授无为军同户。

京剧《红鸾禧》唱词

【第一场】

(众云童、天喜星同上。〖点绛唇〗。)
天喜星(白)我乃天喜星是也。金玉奴与莫稽,有姻缘之分。今奉玉帝敕旨,与他二人完姻。

众云童,驾云前往!

远远望见莫稽来也。

(莫稽上。)
莫稽(西皮慢板)天寒冷冻饿得青衣烂袖,

肚内饥饿难忍路途难游。

(白)且住!小生莫稽,乃本城一个秀才,父母双亡,家业凋零,才落得乞丐之中。三天未曾吃饭,眼见就要饿倒了。想我秀才无运,也是枉然!前面找一避风所在,躲避躲避便了。

(西皮慢板)可惜我满腹中文章锦绣,

但不知何日里才得出头。

(哭板)一霎时腹内痛难以扎挣,

(莫稽倒卧。)
天喜星(白)莫稽倒卧尘埃,自然有人搭救于你。

众云童,回复玉帝去者。

(众云童、天喜星同下。)
金玉奴(内白)哦唬!

(金玉奴上。)
金玉奴(念)年方正二八,生长在贫家。路途春洁净,空负貌如花。

(金玉奴坐。)
金玉奴(白)我,金玉奴。爹爹金松,乃本城一根杆儿,乃是个花子头儿。今天清早与人家照应喜事去了,是我在家看守门户。忽听门外噗通一声响亮,不晓得什么原故。待我出去探听探听,二来探望爹爹便了。

(西皮原板)人生在天地间原有好丑,

富与贵,贫与贱,前世可修。

因家贫老爹爹杆头为首,

金玉奴怎比得闺阁女流。

(白)咦!原来是个倒卧。我来摸摸,还有气没气。

(金玉奴摸。)
金玉奴(白)还有气。

我说你醒醒,你醒醒!

(莫稽醒。)
莫稽(白)原来是位小姑娘。

金玉奴(白)我说你为什么倒卧在我家门首?

莫稽(白)小生乃是个饥寒人,三天未曾用饭,肚中饥饿,故而倒卧在你家门口。

金玉奴(白)听你这个话,你是个饥寒人吓,三天没有吃饭。我们家里,现成豆汁,与你一碗半碗让你充充饥,你瞧好是不好?

莫稽(白)如此多谢小姑娘。

金玉奴(白)外面有风,何不上我们院里避避风?

莫稽(白)想我二足疼痛,难以行走。

金玉奴(白)你这个人好生无礼,难道说叫我搀着你扶着你?自己对付对付也爬进来。

莫稽(白)如此说来,我与你对付……

金玉奴(白)什么?

莫稽(白)进来吓!小姑娘,我么,爬进来了。

金玉奴(白)我说你等着,待我与你去取豆汁。

(西皮摇板)饥寒人只饿得难以行走,

作一桩阴功事可算好修。

我这里取豆汁与他糊口,

救一命胜似那七级浮屠。

(金玉奴下。)
莫稽(西皮摇板)想这样阴功事到处都有,

这也是老天爷将我来救。

(金松上。)
金松(西皮摇板)吃不了残茶冷饭,

穿不了破衣烂裳。

(白)今日清早,与人家照应喜事,小姑娘在家里看守门户。是我放心不下,赶早回去便了。

(西皮摇板)急急走,往前行,

不觉来到自家门。

(白)到了。门开住了!门也不闩,这个丫头!

哽哼,一会我不在家,家里添了个摆设。

嚇!我说你醒醒。

莫稽(白)哎!原来是一位老丈。

金松(白)不要“老账”,新账还没还。我说你这个要饭的,你也不打听打听,我是干什么的,我是个杆头,单管你们这个要饭的。你跑到我这里来要,岂不是虎口夺食?

莫稽(白)不是我要来的。

金松(白)不是你要来的?谁拿帖子请来的?

莫稽(白)是一位小姑娘叫我进来的。

金松(白)什么?小姑娘叫你进来的?你不要血口喷人,我把小姑娘叫出来问问。要是叫你进来的,还只罢了;不是她叫你进来的,你留点神。

丫头玉奴,与我滚出来吧!

金玉奴(内白)来了。

(金玉奴拿豆汁上。)
金玉奴(西皮散板)耳边厢又听得有人呼唤,

想必是老爹爹转回家园。

我这里走上前爹爹万福,

金松(白)好丫头!好丫头!好丫头!

金玉奴(西皮散板)老爹爹因甚事气冲斗牛?

(白)爹吓,你回来了?

金松(白)我的家,我不回来?我的家,我不回来?

金玉奴(白)你跟谁生气?

金松(白)我跟你!我跟你!

金玉奴(白)爹吓,你跟孩儿我,生的什么气?

金松(白)丫头,你老大不小的,爸爸早起与人家照应喜事去了。想你作姑娘的,好好在家看守门户,学习针线,是你作姑娘的道理。我不在家,你在家里啦……哎呀!你是我的姑娘,我是你的老子,让我说什么好?

金玉奴(白)爹吓,你说的是他?

金松(白)我说和尚坟,道士他。

金玉奴(白)你不要生气,待孩儿我慢慢告诉与你老人家:今天清早,你老与人家照应喜事去了。是我在家看守门户,忽听门外一声响亮,是我出去探望你老人家,一看他倒卧在我家门首,我一摸还有一口气,我把他叫醒,一问他说是个饥寒人,三天没有吃饭了。我们家里现成豆汁,与他一碗半碗,让他充充饥。常言道的好,救人一命,岂不是你老人家的阴功德行?

金松(笑)哈哈哈……

(白)你瞧我,我老头子让她…把我问住了!

你想作好事,我就不想做好事么?你拿的什么?

金玉奴(白)老拿的豆汁可是凉的。

莫稽(白)哎呀老丈!凉的我也将就了。

金松(白)凉热不拘,他饿急了!

金玉奴(白)我再去拿的热的来!

(金玉奴下,上。)

原创文章,作者:redmoo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ina144.com/2286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客服

如果您在下单中遇到任何问题均可扫描上面二维码联系客服处理。